陜西省名中醫裴瑞霞:只服中藥也能把血糖控制好

時間:2019/04/11來源:
0

陜西省名中醫裴瑞霞:只服中藥也能把血糖控制好


現代保健報訊(李鋒華 本報記者 劉穎艷)近日,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收到一位出院患者送來的錦旗,錦旗上書寫的是患者自編的小詩:“山重水復疑無路,白衣天使來相助。妙手回春降糖魔,一代名醫開先河。醫德高上杏林苑,瑞霞祥云臨病床。中醫醫院群賢至,內分泌科美名揚。”詩中藏著陜西省名中醫高上林、裴瑞霞的名字,患者殷殷切切的感激之情令人無限感慨。其實,每天在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排隊候診的患者中,這樣的患者病例數不勝數,裴瑞霞主任每次門診半天接診患者100余人,每年門診量1萬余人次,收到患者的錦旗與贊譽更是數不勝數,她用傳統的中醫藥為無數糖尿病患者帶來了希望。








糖尿病的任何階段都適用中醫藥療法


門診上經常有患者詢問:我不想吃西藥,更不想打胰島素,只看中醫可以嗎?


陜西省名中醫、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裴瑞霞主任介紹,中醫藥在預防和治療糖尿病慢性并發癥方面具有優勢,糖尿病的任何階段使用中醫藥治療都是適合的,或以中醫藥為主單用中藥治療,或以中醫中藥為輔配合西醫治療,均可使患者受益。


根據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的臨床經驗,以下幾種情況療效更為顯著。


糖尿病前期(空腹血糖受損或糖耐量異常)患者和早期或輕、中度2型糖尿病患者,單純應用中醫藥治療就可以將血糖控制在滿意的范圍;


血糖控制良好但仍有癥狀的患者,中藥可以改善臨床癥狀;


另外,中藥的輔助降糖作用可以減少西藥口服藥、甚至胰島素的用量,使血糖更加平穩。


這也是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多年來研究的方向和重點,尤其對糖尿病腎病、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等,已取得良好成果。近幾年來,科室應用中藥降糖法,臨床療效明顯。





重在立法、選方、用藥


裴瑞霞主任從事臨床工作32年,大量的臨床實踐,使她在中醫藥治療糖尿病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


50歲的黃先生已患糖尿病10余年,來醫院初診時,自述全身乏力,睡眠不佳,手足麻木,便秘耳鳴。采用注射胰島素降糖,血糖也控制不佳。自測空腹血糖仍為12.0-13.0mmol/L,餐后2小時血糖 20.0mmol/L左右。裴主任經過細心診斷為消渴(陰虛燥熱證)。采用滋陰清熱,疏肝健脾,活血化瘀中藥方,將胰島素量和次數做了相應調整。第二次就診時,黃先生的血糖已經降到空腹血糖8.7mmol/L,餐后2小時血糖10.5mmol/L。裴主任又在前方的基礎上加減。第三次就診時,黃先生自述服藥后血糖下降,已自行停用地特胰島素,空腹血糖為5.6-5.7mmol/L。裴主任囑其暫停胰島素及口服降糖藥。效不更方,繼服用二診方藥6付。此后多次門診復診及電話隨訪,黃先生空腹血糖為5.0-6.0mmol/L,餐后血糖7.0-8.0mmol/L左右。


裴瑞霞主任介紹,糖尿病中醫稱之為“消渴”,其基本病因病機為陰虛為本,燥熱為標,久病多瘀(郁),久病多思。裴瑞霞主任醫師依據消渴的病因病機特點確立滋陰清熱,疏肝健脾,活血化瘀治療大法,且根據多年的臨床經驗辨證施治。


該患者病程較長,日久化火,火熱灼傷陰津,津虧血少,無法榮養全身,則出現全身乏困無力、手足麻木;火熱上沖,則耳鳴;熱擾心神,故睡眠差;久病入絡,久病多瘀,則舌暗紅。辨證為陰虛燥熱、肝郁脾虛兼血瘀。


本方由傳統經方小柴胡湯化裁而來,取其和解少陽清熱之功,少陽為三陽之樞,位于半表半里,是津液出入之通道,病邪進退之樞紐,邪在少陽,實則可傳陽明,虛則病及太陰。柴胡芩連湯中柴胡疏散退熱,黃芩、黃連清肺胃郁熱;久病多思多瘀(郁),予郁金以疏肝解郁;佐以牡丹皮、白芍、川芎以達清熱涼血、活血行瘀之功;久病易致脾胃功能受損,于方中用砂仁、厚樸以顧護中焦脾胃;甘草調和諸藥。縱觀全方滋陰清熱治其本,疏肝健脾、活血化瘀治其標,則患者諸癥自除。


70歲的王先生,2年前發現血糖高,口干舌燥4月。未使用任何降糖西藥,僅控制飲食和適當運動,自測空腹血糖6.4-7.4mmol/L,自訴“餐后血糖正常”。近4個月來感口干舌燥,心煩失眠,入睡困難,納可,二便調。舌暗紅,少苔,脈沉細。


裴瑞霞主任辨證為氣陰兩虛證,方用生脈散合小柴胡湯加減。第二次就診時,患者稱口干舌燥較前減輕,仍心煩,睡眠較前改善。舌暗紅,少苔,脈沉弦。裴瑞霞主任在上方的基礎上,加重五味子等。第三次就診時,患者空腹血糖6.3mmol/L。口干舌燥減輕,睡眠可睡4小時,但仍心煩,夜休差。裴主任診脈后又在上方基礎上加減中藥。第四次就診時,患者空腹血糖6.2mmol/L。后多次隨診至今,患者各種不適癥狀均較前明顯減輕。






臨床實例驗證中藥降糖妙法


這些臨床病例顯示,單純用中藥降糖的效果毋庸置疑。裴瑞霞主任醫師根據多年的臨床經驗在辨證準確的基礎上立法、選方、用藥,降糖效果甚佳。


患糖尿病20多年的朱先生,15年前出現視物模糊及其他并發癥,在西安市中醫醫院經名老中醫高上林和內分泌科主任裴瑞霞治療后,病情得到控制,此后一直未服用西藥降糖藥,通過控制飲食、加強運動及間斷服用中藥治療,餐后血糖控制在6.0-10.0mmol/L。近期,年屆七十的朱先生因空腹血糖偏高,右足趾疼痛、麻木再次入住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入院查空腹血糖9.61mmol/L,糖化血紅蛋白6.90%。裴瑞霞主任根據患者年齡及中醫四診合參,辨證為氣陰兩虛兼瘀證,給予六味地黃湯加減。


裴瑞霞主任介紹,《黃帝內經》有云“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該患者年屆七旬,消渴日久,陰氣虛,陰虛則虛火上炎,煎熬津液,故口干多飲;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氣虛則患者疲乏無力;陰虛則熱,熱擾心神,心神不安則潮熱、煩躁、夜休差。六味地黃湯中加炙黃芪以補益脾腎之氣,白芍、知母滋陰清熱、潤腸通便,川芎、郁金以疏肝理氣、活血化瘀,山藥、厚樸、茯苓益氣健脾。經口服中藥,同時配合改善微循環及對癥治療,朱老先生住院期間監測空腹血糖6.9-8.3mmol/L,餐后血糖8.5-10.0mmol/L。朱老先生住院第7天時受涼外感發熱,咽痛咳嗽,出現血糖波動,心情急躁、焦慮。裴瑞霞主任診察后予以小柴胡湯疏散風熱、和解少陽,并囑咐患者血糖波動和感冒發熱有關系,不必緊張。3日后患者發熱等癥狀悉除,住院期間未服用西藥降糖藥,血糖控制滿意。朱老先生開心地說:“裴主任簡直是神了!我一定要送個錦旗,以表示我的感謝之意。”



人們常常對中醫中藥是否能夠有效控制血糖心存疑慮,但臨床實踐中無數的成功病案,有力證明了中醫中藥控制血糖效果肯定。


 作為中醫人,裴瑞霞主任帶領著她的團隊學通學懂中醫中藥,用經典理論指導臨床,努力讓中醫藥在疑難病治療方面有效發揮著特色優勢,致力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而不懈努力著。李鋒華  本報記者 劉穎艷



專家簡介


裴瑞霞 主任醫師 陜西省名中醫、西安市首屆名中醫,陜西省中醫重點專科、西安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主任、學科帶頭人,陜西中醫藥大學碩士研究生導師,國家級名老中醫高上林工作室負責人、秦晉高氏內科流派第四代代表性傳承人,西安市干部保健局專家,第二批國家級名老中醫學術經驗繼承人,師從首屆全國名中醫高上林先生。全國首屆百名中醫藥科普專家,西安市有突出貢獻青年專家,第九屆“中國醫師獎”獲得者,首屆“西安之星”獲得者,西安市第十三屆黨代會黨代表。


擔任中華中醫藥學會糖尿病分會委員,中國醫師協會中西醫結合醫師分會第一屆內分泌與代謝病學專家委員會委員及第二屆專業委員會委員,中華中醫藥學會科普分會委員,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糖尿病專業委員會第三屆、第四屆理事會理事,陜西省中醫藥學會糖尿病分會副主任委員,陜西省中西醫結合學會第四屆內科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陜西省中醫藥學會專家委員會委員,陜西省康復醫學會糖尿病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西安醫學會第五屆內分泌糖尿病學分會常委。


發表專業論文50余篇,獲省市級科技進步獎7項,出版著作6部。培養碩士研究生20余名,學術繼承人7名,傳統師承人員3名。


擅長診治糖尿病及其急、慢性并發癥,甲狀腺疾病,下丘腦-垂體疾病,性腺疾病,代謝綜合征,脂代謝紊亂(高脂血證),痛風及高尿酸血證,骨質疏松癥,更年期綜合征以及內科疑難雜證。


門診時間:

周一上午、周四下午內分泌科專家門診

周二上午國醫館特需門診

周五上午醫院醫聯體單位——新城區中醫醫院專家門診



上一篇:百舸爭流競千帆 乘風破浪創一流——西安交大第二附屬醫院耳鼻咽喉頭頸外科病院特色醫療紀實         下一篇:世界睡眠日特稿 健康睡眠 益智護腦

河北时时彩开奖